每日更新最新的侦探信息,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cn-ztw.com

广告位置出租
  •  主页 > 法律新闻 > >员工拒绝法定节假日加班,可作违纪处理或辞退吗?

员工拒绝法定节假日加班,可作违纪处理或辞退吗?

作者:侦探网 - 中国私家侦探的发源地2018-04-10 02:19类型:法律新闻 已有187人围观 点击提交给百度收录

员工拒绝法定节假日加班,可作违纪处理或辞退吗?

文/韦云律师·上海

[导语]

“单位要求清明小长假三天上班,不准请假,不到岗的按旷工处理,旷工三天可辞退。员工不是有权拒绝加班的吗?” 看你的工作性质,员工无正当理由,不得拒绝符合法定情形或具有充分合理性的加班安排!

[律师解读]

加班,并非法律用语,通常认为是在规定的正常工作日延长工作时间、公休日工作又不能安排补休的或者法定节假日工作的延长工作时间。

目前,对用人单位延长工作时间的程序及工作时数主要有以下规定:

《劳动法》第四十一条规定,用人单位由于生产经营需要,经与工会和劳动者协商后可以延长工作时间,一般每日不得超过一小时;因特殊原因需要延长工作时间的,在保障劳动者身体健康的条件下延长工作时间每日不得超过三小时,但是每月不得超过三十六小时。

《劳动部贯彻〈国务院关于职工工作时间的规定〉的实施办法》第六条规定,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擅自延长职工工作时间。企业由于生产经营需要而延长职工工作时间的,应按《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第四十一条的规定执行。

《劳动部贯彻〈国务院关于职工工作时间的规定〉的实施办法》第七条有下列特殊情形和紧急任务之一的,延长工作时间不受本办法第六条规定的限制:

(一)发生自然灾害、事故或者因其他原因,使人民的安全健康和国家资财遭到严重威胁,需要紧急处理的;

(二)生产设备、交通运输线路、公共设施发生故障,影响生产和公众利益,必须及时抢修的;

(三)必须利用法定节日或公休假日的停产期间进行设备检修、保养的;

(四)为完成国防紧急任务,或者完成上级在国家计划外安排的其他紧急生产任务,以及商业、供销企业在旺季完成收购、运输、加工农副产品紧急任务的。

劳动部《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若干问题的意见》第71条规定,协商是企业决定延长工作时间的程序(劳动法第四十二条和《劳动部贯彻〈国务院关于职工工作时间的规定〉的实施办法》第七条规定除外),企业确因生产经营需要,必须延长工作时间时,应与工会和劳动者协商。协商后,企业可以在劳动法限定的延长工作时数内决定延长工作时间,对企业违反法律、法规强迫劳动者延长工作时间的,劳动者有权拒绝。若由此发生劳动争议,可以提请劳动争议处理机构予以处理。

从这些规定可以看出,用人单位决定延长工作时间,以与劳动者协商为原则,以四种特殊情形和紧急任务为用人单位可单方决定的例外。这里的协商,通常认为是“协商一致”这一结果,而非仅有“协商”这一行为。

以上这些规定颁布于20多年前,仅有四种特殊情形和紧急任务的加班安排无须协商,这早已不能满足经济社会发展的要求。目前在实践中,劳动行政部门及司法机关会考虑到用人单位安排加班的充分合理性。如,上海市人保局曾通过其官方微博“@上海12333”发布提醒,除非符合法定情形或具有充分合理性,用人单位安排员工加班,应及时通知员工并经员工同意,若员工不同意,原则上不能强制加班。如果用人单位安排员工加班,既不符合法定情形,又不具有充分合理性,只有经与员工协商后才可以延长工作时间,并且依法提供加班待遇。如劳动者有正当理由拒绝加班的,不能作为违纪处理,更不能以此辞退员工。

[司法案例]

生产经营需要,以依法制定规章制度明确规定单位可以安排合理加班:

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2017)沪01民终10609号:徐志刚还主张联邦快递上海分公司安排从事中午KJ3工作系剥夺其休息时间,其执行综合计算工时制只要工作满法定时间可以拒绝加班。因员工手册明确规定公司有时可以要求员工执行日常工作之外的任务,员工应当竭尽所能完成公司分配的任务;员工无正当理由拒绝迅速完成指派的工作任务属于一般违规行为。联邦快递上海分公司作为企业,根据自身生产经营需要临时安排员工从事本职以外的合理工作,徐志刚作为员工应当接受,如认为发生违法加班事实,亦可事后主张,而不应无故拒绝,故原审法院对于徐志刚的该项主张,不予采信。

法定四种特殊情形和紧急任务:

襄阳市中级人民法院(2016)鄂06民终2849号:上诉人李勇作为维修电工这一特殊工种,在被上诉人宏锦汽车内饰件股份公司设备出现故障急需维修的情况下,拒不接受加班完成其工作任务,被上诉人宏锦汽车内饰件股份公司解除与其之间的劳动合同并不违反法律规定。

考虑用人单位安排加班的充分合理性:

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2016)粤民申1812号:至于巫惠群申请再审称玮鸿公司要求员工在国家法定节假日加班违反法律规定。二审法院考虑到巫惠群负责单位的年终会计报表核算工作,所处岗位较为特殊,玮鸿公司上述值班安排具有一定的合理性,并未超出其用工管理的范畴,且该两日巫惠群确认并未上班,玮鸿公司也按休息日加班计算其当月结算工资,故认定巫惠群在其请假未获批准的情况下未按玮鸿公司安排的值班日期上班,已构成旷工两日,玮鸿公司依据《员工手册》第七章第17条“连续旷工2天或全年旷工累计达5日以上予以解雇或解除劳动合同”的规定解除与巫惠群的劳动合同,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的相关规定,不属于违法解除劳动合同。

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2016)苏01民终9979号:由于陈露身为前厅经理,节假日时有些权限别人无法替代,致店长未能同意其请求,陈露亦表示了认可,并进行了排班。陈露认为第二天系法定节假日,其有权不上班的主张,于法无据,本院不予支持。

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谢谢合作!
广告位置出租